三大“亂”讓北約“找不著北”

北約倫敦峰會4日落下帷幕。在這一原本為慶祝該組織成立70周年召開的峰會上卻“口水仗”不斷。英國《泰晤士報》評論說,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次峰會與原本想象中的那場“令人愉悅的70歲生日派對”相去甚遠。

分析人士指出,與強調團結的意愿相悖,峰會期間,北約成員之間的“互動”暴露了其內部的巨大分歧。目標認知不一、言語相互對抗、行動缺乏協調讓這個年已“古稀”的軍事政治集團失去了方向。

12月4日,在英國倫敦,北約成員國領導人等合影。新華社發

“心亂”

北約成立70年來,美國一直在其集體防御機制中充當“領頭羊”。但美國總統特朗普就任后卻發表“北約過時”論,并反復敦促其他成員國增加軍費,在伊朗核協議、《中導條約》等問題上也與歐洲盟友產生分歧。

此外,特朗普就美歐貿易問題稱歐盟是美國“敵人”的言論也讓歐洲盟友們大驚。法國國際關系與戰略研究所研究員莫羅日前撰文批評特朗普此言:“既然是貿易敵人,那還能是軍事盟友嗎?”

法國總統馬克龍11月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北約正在經歷“腦死亡”。他指責美國和北約盟國之間在戰略決策上毫無任何方式的協調合作,還批評另一個北約盟友土耳其“在對我們利益攸關的地區未經協調發動進攻”。

分析人士指出,北約主要成員國想法各異,導致它們難以就北約未來方向等重大問題進行有效協商,因此呼吁團結成了本次峰會的一個重點任務。

峰會4日發表的聲明特意在開篇強調:“北約保障我們的領土和10億公民的安全……團結和凝聚力是我們聯盟的基石。”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在峰會期間也多次強調團結,反復稱贊北約是歷史上“最成功的同盟”。

“言亂”

盡管峰會極力強調團結,但卻無法掩蓋北約內部的重重矛盾。“口水仗”從會前打到會中,不僅有背后揶揄,甚至還有當面爭論。

針對馬克龍的“腦死亡”論,特朗普針鋒相對,批評這一言論“非常、非常糟糕”、對北約“十分傲慢不恭”。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更是說,真正“腦死亡”的是馬克龍本人。

在特朗普與馬克龍3日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昔日媒體鏡頭前的“兄弟情”不再,兩人在北約戰略、貿易、對土耳其立場等問題上各說各話,分歧凸顯,場面尷尬。

更令人尷尬的是,峰會期間,英國、加拿大、法國和荷蘭的領導人被拍到嘲笑特朗普。在這段3日晚拍攝的視頻中,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稱馬克龍因為“花了40分鐘召開記者會”而在后面的活動中遲到,而這場記者會據推測就是與特朗普的記者會。特魯多還說特朗普團隊成員在這場記者會上聽到特朗普宣布某件事時“下巴都掉到了地上”。

對此,特朗普指責特魯多是個兩面派,還取消了原計劃出席的一場新聞發布會并提前回國。

此外,特朗普在峰會期間還繼續“敲打”歐洲盟友,指責許多國家仍然“沒有做出足夠財政貢獻”,仍在“拖欠”。有法國媒體評論稱,特朗普到北約唯一的議題就是分擔防務開支。

“行亂”

隨著國際形勢發生深刻變化,北約成員國的利益差異愈發顯現,矛盾日益突出,在行動上也已表現出不一致。土耳其購買俄羅斯S-400防空導彈系統令美國和北約其他成員國大為不滿。美國未和歐洲盟友磋商就突然宣布從敘利亞北部撤軍,土耳其未與盟友協調就在敘北部展開地面軍事行動打擊庫爾德武裝,這些“任性”的行動都讓北約歐洲盟友“很不開心”。

4日發表的峰會聯合聲明強調北約面臨來自各個戰略層面的威脅和挑戰,成員國為保持安全必須共同展望未來,同時提出應在確保基礎設施和能源安全、應對太空安全挑戰、應對網絡攻擊三方面加強努力。但此間輿論認為,對于心不合、言不攏的北約而言,無法化解內部分歧,再美好的理想都是空談。

英國諾丁漢大學教授、國際關系和防務安全專家威恩·里斯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說,北約成員國各有利益訴求,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它們的意見分歧對北約履行其傳統功能構成挑戰。

分析人士指出,北約目前的“言亂”乃至“行亂”都由“心亂”引發,而“言亂”和“行亂”反過來又進一步加重“心亂”,讓年已“古稀”的北約更加“找不到北”。

(來源:新華社)

彩票大奖得主